导航: 主页 > 抓码王 >

抓码王

韩国女星频频自杀背后藏着一个被财阀只手遮天2019-10-19


  雪莉生前,有许多怪异行为,比如直播活烤鳗鱼高呼救命、晒断头断脚的芭比娃娃、做生殖器形状的炒饭、发口含奶油的性暗示自拍等。

  近年来,韩国女星接二连三自杀,从之前的李恩珠、崔真实、郑多彬、张紫妍、韩彩媛到今天的雪莉,此起彼伏,其频率令人咋舌。

  在血雨腥风的韩娱圈,女星频频自杀,很难说都是巧合,更无法用一个抑郁症来搪塞,这背后,其实藏着一个非常恐怖的真相:在层出不穷的韩国女星自杀惨案中,有一个无法无天的权力阶层若隐若现,许多姿色动人的韩国女星,都是任人宰割的“献祭品”。

  几个月前,Bigbang成员李胜利涉嫌“性招待”,由此牵扯出10年前被迫为众多韩国权贵提供性服务的张紫妍,让笼罩在韩国娱乐圈之上的财阀阴云露出冰山一角。

  2009年3月7日,韩国女星张紫妍在京畿道盆堂家中自杀身亡,年仅26岁。

  临死前,张紫妍写下一份遗言,留下几千页的文件,透露她在经纪公司的淫威下,被迫向31位要人提供了上百次服务。

  据韩国KBS电视台等媒体报道,参与张紫妍陪睡的包括三星集团女婿任佑宰、酒企真露会长朴文德、《朝鲜日报》社长弟弟方勇勋、86岁的乐天集团董事长辛格浩及其56岁的儿子辛东彬等。

  为了更好地“服务”客人,张紫妍还被逼吃下林林总总的毒品和兴奋剂,甚至做结扎手术,如有不从,便被公司的打手疯狂殴打。

  韩国纪录片《玩物》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,韩国女艺人中45.3%回答曾被要求陪酒,62.8%回答曾被社会有势力者要求性接待。

  为此,韩国民怨沸腾,57万人请愿,要求延长张紫妍案件的调查期限,还她一个公道。

  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,对此事异常重视,要求彻查张紫妍案,为此,他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,已提前将老婆孩子送到国外。

  但是,回望韩国已往历史,财阀一手遮天,总统却大多不得善终,文在寅凭着一腔正义,跟财阀硬刚,形势不容乐观。

  接下来,书单君将借助《韩国式资本主义》这本书,为大家撕下表面光鲜、挂牌玄机彩图。内里溃烂的韩国财阀的遮羞布。

  在媒体面前,朴正熙带着墨镜,双手背在身后,显得冷酷而强硬。为他拍摄照片的记者郑范泰回忆,他看上去很有威严,感觉这样的人,才能掀起革命。

  在广播中,他们兴奋地听到,韩国新政府将解决深受饥饿之苦的民生问题,把经济搞上去。

  包括三星、现代、SK、LG、乐天、浦项制铁、韩进在内的韩国十大财阀,都是在强人朴正熙的紧密扶植下成长起来的。

  1961年,韩国人均国民收入为92美元,在世界排名第78位。在朴正熙执政的18年中,韩国经济实现了年均8.3%的高增长。

  朴正熙式政府发展模式的特征,是计划经济、集中调度资源、政府主导,以及由此派生的政府腐败,财阀横行,由地缘、血缘关系为基础的裙带主义(cronyism)。

  一直到2000年,韩国中高等教科书,仍将经济活动的目的定义成:为国家做贡献。

  就连冷酷到底的朴正熙也曾说,我的职位在政府內只能排到第三位,事实上,我只希望做一个在幕后供人差遣的小人物。

  强人朴正熙死后,财阀们再也无法低调,操控选举,垄断行业,弱肉强食,并美其名曰自由经济,开启了只手遮天的王霸模式。

  韩国表面看是个发达国家,经济很硬,其实,票子大多进了财阀的口袋,普通民众并没有呷到多少汁水。

  2000年到2009年,韩国企业收入的年均增长率为7.5%,实际居民家庭收入增长率却只有2.4%,不到企业的三分之一;即使在2008年到2012年金融危机的困难时期,韩国企业收入的年均增长率也达到了5.1%,居民家庭收入年均增长率却只有1.4%。

  也许有“书米”会问,韩国企业利润分配中,劳动者得到的份额持续减少,股东的分红也未增加,那么企业创造的利润,到底去哪儿了呢?

  大把的真金白银,让财阀们可以安躺在金山上,它们不差钱,不用通过发行股票来融资。

  在2014年以前的十年里,韩国总市值排名前十位的大企业,都没有发行过股票。最突出的是,排名第一的三星电子,自1999年起的15年间,未发行过一次股票,排名第二的现代汽车和排名第三的浦项制铁,自1998年后也未发行过任何股票。

  众所周知,上市公司在发行股票融资前,必须向投资者公开详细的经营情况,并且接受市场的核查与监督。

  想象一下,富可敌国的大财阀们,有多少来路不明的巨额利润?又有多少见不得光的猫腻?

  纸包不住火,韩国被财阀裹挟的龌龊政商关系,一被捅出来,往往都是惊天大案。

  1995年,因为一起丑闻,韩国三位前总统受牵连,多名商界人士锒铛入狱,经调查,全斗焕和卢泰愚敛财均超过10亿美元。

  由各大财阀组成的全经联,把韩国政府当作颐指气使的马仔。每到选举或政权更替,它都会提出各种强硬和无理的要求,认为政府管得太宽,阻碍了经济发展。2002年总统大选前夕,全经联甚至提出放宽政策、修改宪法的极端主张。

  而韩国总统呢,往往在上任伊始,为了复苏经济,向财阀们摇尾乞怜,伏低做小,乞求他们加大投资。

  全经联甚至曾霸气外露地向韩国经济部门管理者放狠线%低速增长的公职人员,小心你们的乌纱帽!

  前总统朴槿惠曾言笑晏晏地说,应该八抬大轿抬着投资者(大财阀),当时的副总理则称,他真的演出过“轿抬企业人士”的话剧。

  豆瓣上那部高达9.5分的电影《辩护人》,就是以卢武铉为原型。出身贫民的他,看不惯财阀的嚣张嘴脸,一心维护正义,以卵击石,最后被财阀陷害,万念俱灰,跳崖身亡。

  现在韩国的经济命脉,牢牢地掌握在第二代第三代财阀手里,也就是说,现在真正统治韩国的,是一群富二代富三代。

  大财阀集团无孔不入,没有它们不涉足的领域,新兴企业根本没有发展空间,只能做一些财阀的转包业务,从财阀结构开始形成的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现在的三十多年中,韩国没有出现任何创业者的成功神话。

  美国财富排名前100名的富人中,有70%是当代的创业者,而韩国75%的富人,是继承祖上财产的公子哥儿。

  三星集团李健熙董事长的儿子李在镕,于1995年从父亲手中获得60亿韩元,他将扣除遗产税后的所有资金,用于购买即将上市的三星工程、第一企划等子公司的股票,两年后,随着这些公司成功上市,李在镕获利600亿韩元。

  1999年,李在镕又以低价购买三星SDS发行的新股,通过非法途径,获取巨额利益。

  2014年,三星SDS成功上市,李在镕的财产达到3.9万亿韩元,是他最初继承财产的880倍,而这些财产的增长,没有任何一项,来自李在镕自己的事业。

  掌门人都是终身制,在企业内部拥有不受限制的权限,被称为“皇帝经营”,“皇帝”因不可抗原因下台后,再由第二代、第三代、第四代继承下去。

  韩国第二代财阀,大多曾是父辈创业的直接参与者,并立下了汗马功劳。而第三代财阀,往往没有父辈创业的艰苦经历,也未必都遗传了多少“天才细胞”,却继承了比第二代财阀更多的财产,可以坐享其成。

  股神巴菲特曾表示,父母将财产交给儿女继承的做法,就好比选择2000年奥运会金牌得主的儿子,作为2020年奥运会金牌潜力参赛选手。这种行为,是非常可怕的失误。

  如今的韩国第三代财阀,在能力未经认可之下,就提前加冕,登上“皇位”,这无异于将韩国的未来,置于赌桌之上。

  知道了韩国财阀的历史,我们也就明白了现在的韩国娱乐圈何以会成为女明星自杀的重灾区。

  这群财阀的富二代、富三代、富四代乃至将来的富N代,早就无需为温饱和发展发愁,他们中的一些不肖子孙,每天干的事情,就是挖空心思,琢磨该怎么玩得更猖狂,该怎么追逐更新鲜更刺激的声色犬马。

  不只是子孙后代,原先体会过创业艰辛的开创者,也在温饱思淫欲的思想下无底线地腐化堕落,直到成为衣冠禽兽。

  比如前面提到的乐天集团的掌门人父子,父亲86岁,儿子56岁,按他们的年纪,足以做张紫妍的爷爷和爸爸,却恬不知耻地组成“上阵父子兵”,对二十几岁的女孩用酒瓶进行性侵和虐待!

  电影《燃烧》里的富二代本,家财万贯,空虚无聊,开着保时捷,住高级公寓,把平民女子当成猎艳的玩物,甚至玩弄致死。

  对于那些无耻的财阀子弟,整个韩国娱乐圈,无异于他们的后宫,追欢逐艳,疯狂纵欲,玩腻了,就处理掉,而且不会担心受到法律的追究。

  许多像张紫妍这样的少女,在很小的时候,因为清秀可爱,被那些有如老鸨般的娱乐公司选中,精心调教,成为供财阀耍弄的玩具。

  她们少不更事的眼里,闪烁出纯洁喜悦的光芒,以为自己即将踏上万人瞩目的星光大道,却不知道这是一条充满邪恶的不归路。

  在这庞大的剥削体系里,那些被曝光出来的女孩,不过是沧海一粟,还有千千万万个张紫妍,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如沉默羔羊一般无声的饮泣。



友情链接:

抓码王,六合抓码王,抓码王信封彩图,白姐抓码王平特图,129期抓码王图片,香港马会彩图抓码王,抓码王每期自动更新图,香港抓码王脑筋急转弯,香港抓码王中王4887。